您的位置:首页 > 政务动态 > 青海要闻
基层调研行·海西篇:瀚海上的“祖母绿”
来源:http://xxgk.qh.gov.cn    时间:2018年08月13日    

  今日视点

  行走在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绿色稀少的广阔疆土上,你会不由自主地思考:“绿色,代表着什么?”

  在茫茫荒漠戈壁滩中醒目的绿林,那是村镇、城市的标志;在柴达木人祖祖辈辈的生活中,从无到有的生态绿化是他们的期望与幸福;在庄廓外经济林木上点缀的彩色果实,是柴达木人因地制宜绿化瀚海的智慧……

  说起戈壁滩上的绿化,海西林业人会异口同声地说:“难!培育一棵树,比养一个孩子还难!”说起几代柴达木人筑起的绿色长城,他们总会骄傲地说:“不敢想,但是我们做到了!”

  说起这片瀚海未来的绿化,柴达木人会坚定地说:“接着干!”短短的话语里,隐藏着柴达木人对绿色的坚守和渴望,但藏不住的是他们绿化的成绩,因为这些成果正幻化成柴达木瀚海上的绿宝石,耀眼夺目。

  祖母绿,绿色绕城人欢喜

  沿315国道进入茫崖镇、花土沟镇,围绕在城区四周的绿色植物一定会让你欣喜。告别了荒凉的茫茫戈壁大漠,仿若一座江南小城的茫崖镇花土沟镇带来的绿色惊喜令人神往。

  城镇里高大挺拔的杨树、榆树与红灌木交相辉映,树叶随着清风沙沙作响;城镇外,绿色植被从东、西、南三面(北面背靠阿尔金山)构成了防护林带;红柳、沙棘、圆冠榆、新疆杨等植物每隔25米一排、6米一列整齐排成两路纵队,每棵树更是在树干上佩戴着自己的编码牌。城镇内与城镇外的树木,将这座戍边小镇打造成了戈壁滩上最耀眼的“祖母绿”宝石。

  或许这样的绿化成果,在水源和土壤环境较好的地区并不稀奇,但对于生活在茫崖镇、花土沟镇的人们却格外来之不易。茫崖所辖的地区中,80%海拔高度超过3000米,三分之二以上为荒漠戈壁和流动沙丘,且土壤盐碱含量高、水资源匮乏。在这样的条件下建设荒漠戈壁绿洲,几代茫崖人付出了艰辛……

  城区绿化需打造城市景观,植被种类需求较高,又因城市运行管理因素制约,植被栽种周期不宜过长。为此,茫崖行委采取成本较高的换土法对绿化面积需求量较少的城区开展绿化工作。其间,工作人员需要在植物栽种地挖2米深的树坑,并更换成适宜植物生长的土质,再进行树木的常规栽种。

  国土绿化区,绿化面积较大,栽种树木较多且树种适应力较强。为此,茫崖行委采取整地泡水的方式开展绿化工作,先对绿化区内的土地进行整片翻耕,后用水反复冲泡,待盐碱物质析出后再进行树木的栽种。

  就这样,茫崖人用自己的智慧走出了一条符合自身环境的绿化之路。从2008年在创业路试种9.13公顷林地,到如今,公益林面积增加近20倍、城镇绿化造林栽种成活树苗木300余万株,茫崖人收获了自己的“祖母绿”。茫崖行委国土资源环境保护和林业局林业办公室主任李翔说:“过去茫崖、花土沟地区几乎没有树、风沙特别大,居民从不外出散步。现在环境好了,晚上在绿化带边的硬化路面区域散步的居民特别多。这也算是我们林业人为群众做的一点贴心事吧。”

  茫崖只是一个缩影,海西州近年来本着“因地制宜、适地适树、乡土树种为主,适当引进新品种”的原则,采取喷灌和滴管相结合的灌溉方式,打造了一颗颗高原“祖母绿”。

  白水晶,清水穿流美如画

  在德令哈市有一条玉带穿城而过,这便是清澈的巴音河。白天,眺望巴音河,可见河水清澈湛蓝潺潺流过;夜间漫步河边,可见彩色灯光点缀下流光溢彩的流水。但不变的是,河岸边成荫的绿树。

  巴音河两岸的绿化工程,结合城市特点形成了以自然、绿色、和谐为主的广场景观绿地。依地形而种的乔木和花灌木为这条“玉带”镌刻了绿色的装扮,而其间穿插种植的多种高原适生花卉,更是锦上添花。同时,为体现德令哈城市底蕴,海子纪念馆边的绿地上还“散落”着诸多诗碑,仿若玉带上最具人文气息的环扣。

  为打造这条多姿多彩的“玉带”,德令哈市可谓十年磨一剑。绿化工程自2008年全面启动以来,已完成河道两岸绿化面积373.35公顷。

  格尔木市也在全力拭去境内玉带上的灰尘,让“河流密集的地方”(格尔木的蒙古语意)绽放异彩,格尔木市从小流域做起。

  遥望格尔木河两岸,遥望格尔木炼油厂以东……经过精心规划,年年大规模植树造林,一片片戈壁滩涂开垦出造林地,一座座沿河建筑拆除变成花木茂盛的游园,一条条公路两侧的沙地变成了秀林,如今已是绿树成荫、清秀宜人。

  鱼水河的河岸曾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湿地公园,后因诸多原因,大量群众在此建造房屋居住。因此片区长时间无法解决排水及垃圾处理问题,不仅湿地不复存在,鱼水河的水质也不断恶化。

  2017年4月,格尔木市启动了老城区改造河滩片区工作,全面拆除房屋近2900户,并对该区域进行了道路、水面、桥梁、广场、绿化景观进行了整体规划,计划将这里打造成集生态、休闲、景观为一体的城市湿地公园。

  走进已经完成拆迁的河滩湿地片区,在10余公顷的土地上,青海云杉、紫叶矮樱、山杏、新疆杨等10余种乔木、灌木已经完成栽种,几位工人在树苗中间穿行,或浇水或查看树木生长状况,未来这里将是湿地公园的一部分。而在不远处已彻底切断了污染源的雨水河,也再现往日的神采,汩汩清水潺潺流过。

  佩玉带,柴达木人坚持“一河(湖)一策”,县级及以上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达到Ⅲ类水质。

  碧玺石,多彩湿地缀瀚海

  茫茫芦苇滩包裹着一湖清水,野鸭的叫声在芦苇丛中若隐若现,藏野驴在河滩上悠闲漫步,大雁在湖面上翩翩飞过荡起一丝涟漪……远处的山峦仿若一幅水墨丹青的国画,将这里映衬的更加五彩斑斓。

  这里,是冷湖奎屯诺尔湖省级湿地公园,位于冷湖工行委北部14千米处,中间的水体即为奎屯诺尔湖。奎屯诺尔湖为蒙古语,意即寒冷的湖泊,冷湖镇也因此得名。这里是冷湖镇的水源地,更在今年1月正式成为省级湿地公园,保护区包括奎屯诺尔湖、湖周边沼泽地及部分沙地,总面积超过500公顷。

  包亚杰是冷湖行委国土资源环境保护和林业局的一名工作人员,每星期会来这里进行一次以上的例行巡查。对湿地了如指掌的他带着记者换上雨靴、穿过沼泽前往奎屯诺尔湖的湖岸。沼泽内的水体映照着湛蓝的天空,越过肩膀的芦苇繁盛茂密,行走其间稍不留意便会陷进泥潭……经过近一个小时的跋涉来到湖边,近处,河底灰白色的细沙清晰可见;远处,金黄的芦苇倒映在湖面上;再远处,湛蓝的湖水与天空交相辉映……

  奎屯诺尔湖省级湿地公园仿若多彩的碧玺石,点缀着浩瀚的戈壁,而海西州的碧玺可不止这一颗——落实青海祁连山生态保护与建设综合治理工程,2017年,林业项目完成天峻县湿地保护与建设项目重点保护、一般性保护各1.33万公顷,德令哈市重点水源地保护项目,重点水源地保护1000公顷;同时,海西州加大经济林木种植,让枸杞红果、黑果和藜麦等经济作物成为海西碧玺石上最靓丽的民生色彩。(贾泓)

 [1] [2] 下一页